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D云生活 >《宾汉特别报导1》裂解、驯化与逆转─从罗马文化到天国文化

《宾汉特别报导1》裂解、驯化与逆转─从罗马文化到天国文化

  • 2020-06-10
  • 784人已阅读

编按经典史诗巨作《宾汉》是部以信仰、社会动乱和救赎为主题的电影,曾创下影史卖座纪录,并荣获11座奥斯卡金像奖。2016年的重拍版本《宾汉》再度讲述这个遭害的犹太王子如何走上复仇之路,又如何遇见耶稣获得救赎的故事,也让我们再次省思,在现今时代如何看待电影中饶恕和救赎的主题?

◎洪善群(救世传播协会会长)

「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。」(马太福音廿六章52节)
根据卢华莱士1880年所着的《宾汉:基督的故事》改编,也是1959年同名电影的重拍版,经典史诗电影《宾汉》重返大银幕,本身便具有十足的话题性。

关係的裂解
本片叙述弥赛亚时期罗马帝国统治下的犹太民族。宾汉(杰克休斯顿饰)与马萨拉(托比凯贝尔饰)亲如手足;身份却有天壤之别,宾汉是犹太王子,而马萨拉是被收养的罗马孤儿。

两人逐渐成长,马萨拉对宾汉的妹妹情有独锺,然而身份卑下的孤儿,何能匹配犹太贵族之女?欲求的驱动下,云泥之隔的身份差异,乍然突显。为了替自己争一口气,不甘只寄人篱下的马萨拉,投身军旅。

三年后他成为罗马军官,凯旋归来。马萨拉尝到了与罗马文化挂勾的甜美滋味──赫然发现自己终于可与宾汉一家平起平坐,身份奇妙的置换,在彼此的互动与眼神交会之间。

然而兄弟之间的矛盾与对立就此展开。宾汉不愿供出袭击罗马总督本丢彼拉多的激进左派奋锐党人士,殊料他竟而在罗马的律法下,被诬陷以叛国的罪名,被下放到奴隶船中,而母亲与妹妹不知去向。

被处以叛乱罪的宾汉,五年期间在奴隶船上,整个人由以往天真、纯善,不知人间疾苦的犹太王子,翻然一变,成为眼神锐利、全身鞭痕密布、肌肉贲张的奴隶。以往,他会为主张犹太意识的奋锐党人士,包扎伤口、暗暗收留他们;此时的宾汉,却是连奴隶被活活杀死,都忍心不看一眼──他锐利眼神所聚焦者,只想要活下去、只想要复仇、只想要探询亲人的下落。

终于宾汉在一场罗马与希腊的海战中,罗马战败、战船解体,脚繫重链的他被非洲商人伊尔德林酋长(摩根费里曼饰)所救。凭藉以往饲养马匹的经验,逐渐为伊尔德林酋长所器重,进而找到一个复仇的机会──在罗马行如罗马人,以复仇为前提,他参与马匹竞赛,让自己成为罗马竞技场上,最符合罗马文化标準的祭品,手足相残、玉石俱焚,在所不惜。

《宾汉特别报导1》裂解、驯化与逆转─从罗马文化到天国文化

驯化后的人性
本片表面上叙述的是一场为复仇而致展开的手足相残剧码,但更深层的是探讨人之兽性向度被实践到最高处的罗马文化,如何驯化人的进程与结果。

罗马文化藉由象徵人之兽性的仇恨驱动,所形塑出的人物有三种:

其一是马萨拉,出身卑微的他,发现即或他视如家人的宾汉一家,实际上却有身份的区隔无法跨越;也发现进入罗马文化的体制之中,赢得它的肯定,是他唯一晋身的机会。
其二是宾汉,他是犹太王子吗?是,但也不是。罗马文化所到之处,他的身份被剥夺,一旦在罗马文化中被边缘化甚或否定,只能终身在暗无天日的船舱为奴为隶,任人宰割。连无辜受连累的母亲与妹妹,都被弃置而罹患大痲疯,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,这种体验致令宾汉领悟唯有藉由顺应罗马的嗜血文化,他才能够有所作为。
其三是非洲商人伊尔德林酋长,他固然救了在海上漂流、奄奄一息的宾汉,但影片叙事中,与宾汉互动的大部份情节,包括他对宾汉奴隶身份的防範、前往耶路撒冷进行的博奕,乃至鼓励宾汉参与竞技,无不着眼于算计…一个标準的现实主义者。

包裹于他老成世故、看似洞悉世情的外表下,事实上是他惊惧于爱子被割喉的痛苦,使得他为了转移痛楚,只得张开手不住的攫取──而金钱是他唯一可以抓住的,并孤身长年于沙漠中流浪。重拍版的影片中,与其说他看中的不只是宾汉知马、驭马的技术,毋宁说更看中他内心焚烧欲爆裂的仇恨之火,伊尔德林酋长了解仇恨力量的巨大,甚或与罗马总督以一比六进行一场高槓桿的豪赌。

罗马文化驯化下的人性,个个充满能量,超越自身之限制,但越来越走向相互残杀的死胡同,找不到真正的出路。

3D带动下的情感认同
方才于八月18日上映的《宾汉》,是大量投入3D特效的製作。在3D特效的带动下,使观众更加能进入电影的情节叙事,感受到当中贲张的血脉:如宾汉于罗马战船的船舱底层,在罗马工头高举的鞭劄下面,夜以继日不住伐桨的艰辛疲累,与只为活下去的苟延残喘的绝望;罗马与希腊的大规模海战中,奴隶以身体来抵挡敌军进逼的工具化存在,观众更加可以感同身受「奴隶」之所以为「奴隶」之悲哀;其中希腊船舰直接撞击罗马军舰一幕,镜头由水面向上仰拍,观众几乎可以感受到迫近船舱的水花,直接飞溅到脸上;至如竞技场中以生命为赌注的烈马奔驰,爆冲马匹之猛力,如同围观者失控的人性──一场在罗马文化主导下,充满鲜血与暴力的人性之恶,或喧哗或鼓躁,人已然无法自助。

新拍的《宾汉》电影,让3D特效成为导演叙事的一环。巧妙的透过3D特效的处理,把观众从旁观者的位置,导引进入影片的脉络当中,藉由情感的置换,而感受马萨拉亟于获得罗马军长认同的紧张;也认同到宾汉复仇的情绪,当然,复仇之后又如何呢?众人狂欢之中,宾汉的迷惘,在在说明了罗马文化「以牙还牙、以眼还眼」之论述与实践成果的局限。

《宾汉特别报导1》裂解、驯化与逆转─从罗马文化到天国文化

天国文化的逆转
相较于1959年的《宾汉》电影,基督在新拍的影片中有更多的表现。第一段基督以木匠身份出现时,导演有意让基督如同一般的犹太人般平凡无奇,然而他的言行举止,却如此的「非罗马」;第二段祂不顾罗马兵丁的刀剑,拿水给宾汉,让宾汉找到一线生机,祂的行为如此「非罗马」;迄至基督被钉于十字架,天降甘霖,原来祂是天国文化的化身。于是乎所有人物浸淫于罗马文化而导致的「穷途末路」,都在祂的受死与话语中找到出路:

宾汉不是全世界受最多苦、最含冤莫白的──基督的委屈,比他更多更深;
宾汉与马萨拉不再相残,因为饶恕人的有福了,他们必得饶恕;
伊尔德林酋长把手中满满的钱囊给出去,好换得宾汉之母亲与妹妹的自由;
宾汉之母亲与妹妹原本无望的大痲疯病痊癒,因为基督有医治的大能。

这些基督徒在圣经中耳熟能详的基督行蹤,在影片最后,导演以毫不拖泥带水的方式简洁处理掉。导演大胆而有自信的让人物自己说话──在影片中堆叠出罗马文化的绝望与苦毒中,基督的天国文化出现,逆转了每个人的人生,全片戏剧张力十足,节奏紧凑,在对基督一角的处理上,显露出製片单位对基督信仰的信心与十足把握。

「现在,我解开你手上的链子。」(耶利米书四十章4节)

《宾汉特别报导1》 《宾汉特别报导2》 《宾汉特别报导3》 《宾汉特别报导4》 《宾汉特别报导5》

《宾汉》中文官方网站